每日经济新闻
要闻

首页 > 要闻 > 正文

情人节·情书│“跟你说话,真的是为数不多的开心时光”

每日经济新闻 2019-02-14 14:58:47

当一个人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美好物件时,第一个想到的是爱人不在身边,也许,这便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每经记者 温梦华    实习编辑 杜毅    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2月13日一早,微博上有个话题沸腾了:“十六岁因为腼腆错过的事情或许二十六岁可以弥补”。一时间,触动了无数人心底最柔软的那些记忆。

2月12日晚上,在央视播出的《见字如面》第三季“相思”主题的信件中,我们听到了戚薇朗读的2009年哈文在李咏出书时写给读者的《李咏的人生志向特简单》。一字一句充满爱意、略带调侃的言语,如今听来不禁令人唏嘘感慨。

又是一年情人节。不同于当下玫瑰花、气球的“告白标配”,在那些“车马邮件都慢”的时光里,有那么一群人,他们用一封封情书诠释了爱情的模样。

今天,我们为大家选取了三封平淡、琐碎却又充满爱意的情书:哈文笔下孩子气的李咏、迫不及待要和妻子分享所见的梁思成、相濡以沫的钱钟书和杨绛……

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

情书一:李咏、哈文——他们那都不叫生活,叫童话

哈文和李咏(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@法图麦的妈妈)

“我们的朋友说,要分析婚姻问题,千万别拿李咏和哈文当例子,他们那都不叫生活,叫童话。我相信,爸爸妈妈如果在天之灵一定很欣慰,闺女没嫁错人。”

——哈文

在一天天共发出551个早安之后,哈文发微博证实李咏因病去世,那一刻,我们终于明白了那一声声早安背后的意义。

一句“永失我爱”,背后是30年的缠绵与痴恋。

李咏和哈文两人是大学里的初恋、相濡以沫的爱人,李咏曾在自传《咏远有李》中用超过万字的篇幅,回忆二人的爱情。

23岁那年,李咏一个人在西藏,当时他曾每天一封信,倾诉思念,倾诉孤独。李咏说:“写信是一天中最让我期盼的事情,只有写信,我才感到幸福。我和哈文,曾经结婚10年不要孩子,就我们俩自己玩儿,因为热恋的时候总是分开,分怕了。”

哈文回忆道:“我和李咏虽说不是青梅竹马,也算的上一块长大,当年我十八,他十九,我属鸡,他属猴,进大学没俩月就谈上恋爱了。我爸一提起这事就忧心忡忡,‘老话说,鸡猴不到头儿,你们呐,哎’。担忧归担忧,李咏最终还是凭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小嘴,把我们全家顺利拿下。”

在哈文眼中,跟李咏过日子,时光一长,惊喜就少了,改“惊吓”了。信里都是两人恋爱的细节、婚后的趣事、养育女儿的美好故事……她笔下的李咏,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儿。

一封封信、一件件事,他们都记得他们拥有的这些美好。他们最可贵的就是没有浪费这些美好,把它放到记忆里,不管放多长时间、发生任何事情,那个记忆都是闪闪发光的。

情书二:梁思成、林徽因——要与你一道看过风景

2016年7月9日,北京,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现代文化名人蜡像艺术展上的林徽因、梁思成蜡像(图片来源:东方IC)

“中国有句俗话,‘文章是自己的好,老婆是人家的好’。可是对我来说,老婆是自己的好,文章是老婆的好。”

——梁思成

在事业上,不论是野外考察,还是撰写建筑史、设计人民英雄纪念碑,他们始终是最默契的搭档;在生活上,他们是最亲密的朋友,是知己相遇,惺惺相惜;在婚姻里,他们是患难与共的夫妻。

不论战争、贫穷、疾病,梁思成与林徽因始终相守在一起,两人一起成就了事业,为中国的建筑发展画上了浓墨重彩的第一笔。

一天,梁思成走在街上,无意间听到街边玩耍的孩童唱歌:“沧州狮子应州塔,正定菩萨赵州桥。”从此,梁思成便对“应县木塔”的建筑工艺着了魔,天天想着一定要亲眼去看看。

经过一番筹备,梁思成和林薇因等一众人终于踏上了考察大同及应县木塔的旅程。不过,林徽因放心不下年幼的儿子(梁从诫),从大同坐火车提前返回北京的家中。

当一行人站在高耸入云的木塔下边,梁思成第一个想到的是林徽因。他写给林徽因写信说:“我的第一个感触,便是可惜你不在此同我享此眼福,不然我真不知你要几体投地的倾倒!”

纵使时光已相隔百年,我们依然可以在这段话中感受到深深的爱意。当一个人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美好物件时,第一个想到的是爱人不在他身边,也许,这便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情书三:钱钟书、杨绛——世间始终你好

钱钟书、杨绛(图片来源:东方IC)

“我见到她之前,从未想到要结婚;我娶了她几十年,从未后悔娶她,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。”

——钱钟书

“有时候,人和人的缘分,一面就足够了。因为,他就是你前世的人。”文坛伉俪钱钟书和杨绛的爱情便应了这句话。

他说,她是最贤的妻,最才的女。

1932年早春,在清华大学古月堂门口,杨绛和钱钟书相遇了。

钱钟书穿着青布大褂,目光炯炯有神,满身浸润着儒雅气质;杨绛则“颉眼容光忆见初,蔷薇新瓣浸醍醐”。两人一见钟情,从此开始书信往来,甚至到了一天一封的热烈程度。

1935年,两人完婚,牵手走入“围城”。随着爱女阿媛的出生,这个三口之家,很朴素,很单纯,温馨如饴,只求相守在一起……但再美好的故事总有谢幕的一天。杨绛在《我们仨》里写道:“1997年早春,阿媛去世。1998年岁末,钟书去世。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。现在,只剩下我一个。”

女儿去世时,钱钟书已重病卧床。怀着丧女之痛,杨绛还要每天去医院探望钱钟书,百般劝慰他,并亲自做饭带给他吃。他们的婚姻持续了63年,钱钟书曾用一句话,概括他与杨绛的爱情:“绝无仅有的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:妻子、情人、朋友。”

2016年,杨绛先生逝世,走过战争与动荡,他们一家三口终于又一起“回家”了。

杨绛先生曾送给年轻人几句话,她说:“我是一位老人,净说些老话。对于时代,我是落伍者。没有什么良言贡献给现代婚姻,只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潮流下,想提醒年轻的朋友,男女结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和双方互相理解的程度,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、吸引、支持和鼓励,两情相悦。门当户对及其他,并不重要。”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热线:4008890008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申博app下载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情书 情人节

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

0

0

网站地图 澳门赌场 申博娱乐 太阳城申博开户 申博游戏网址
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 菲律宾太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娱乐网官方网站登入
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
盛618官网 申博代理 申博现金百家乐 太阳城娱乐登入
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直营网 申博直营现金网 太阳城亚洲注册